《創新科技的背後原因》

0

許多人研究創新(Innovation) 、創意( Creatively ) 、創新技術( Inno-technology) 和商業,皆許多人做研究。國際上,更喜歡研究圭谷的成功和其形成世界一流創科殿堂的成功原因,包捨人才、學術、資金、政府資助各種不同的原素來講及圭谷的成功發展。

史丹福大學(Stanford University ) 可謂與矽谷相連,產學直接聯合,鼓勵大學教授請產業假(industrial leave),花兩年時間或著去創業,或加入前瞻產業的研發部門; 關於史大研究園區,歷史不但有趣且發人深省:史丹佛的正式校名是Leland Stanford Junior University,創立之初,史丹佛家人似乎並未期許它成為一所「偉大大學」從二戰後首任工學院院長,當時從麻省理工學院學成後,回母校任教的特曼(Frederick Terman),當時校園有地9000英畝,擁有土地,原如鼓勵高新科技產業遷入校園; 這些公司願意提供相當數目的研發合同、資源和講座教授基金,讓史大據以在全球網羅最有能力的教授來校任教。

他的絕妙主意起先乏人問津,因校地雖大,除產柑橘外別無他物。特曼只好以身作則,先訓練自己的博士生惠利特(William Hewlett)和普克德(David Parkard),他們創立頂尖企業惠普(HP);羅素與西古德.瓦里安兄弟(Russell and Sigurd Varian)創立瓦里安聯合公司(Varian Associates);尤金.利頓(Eugene Litton)創立利頓工業(Litton Industries)以率先響應。業界與學界「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」,最終成就了矽谷,而被尊特曼為「矽谷之父」。

特曼後來被韓國政府邀請在當地仿效矽谷建一個亞洲創科學園,可惜卻沒有成功; 可見,同一批人才,配合天時、地利,才可能引發一連串的創科成功。

那麼我們要問:『創科主要成功的原因,確實是制度本身嗎?』

過去幾十年,美國證明了製造產業遷移到發展中國家後,他們憑著科技創新,資本力量,金融制度和自由政策,仍然讓多間科技巨頭公司,分配了全球這方面的利益。

總而言之,創科需要有一片文化薰陶的土壤,配合人才,具市場配合才能成功。我渴望亞洲地區在新的制度下,開出多一片分庭抗禮的境界,因為我的的人才濟濟,金融中心也是風雨中維持,加上有內生的市場,大灣區的發展等特時間,便知道是否下一個亞洲服務中心另一個科技矽谷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